新加坡:这里有亚洲的效率与精明-Rare 'N Roll

在飘着小雨的巴黎,我开始想念暴雨的新加坡。

去年夏天,在老师的鼓动下,随着他去了新加坡,在新加坡国立大学(NUS)参加由国际政治学联合会举办的夏季学校。

我早早定好了机票和NUS的住宿,带上了材料去新加坡领事馆办签证。第一次去的时候缺少NUS的邀请函,于是立刻给新加坡那边发了邮件,一天之内就收到了邮件,又去了领事馆一次。这一次办得很快。

新加坡签证费是18欧元,不需要提交护照,最后拿到手的是张官网上面下载的电子签。旅游签证两年内可以多次往返。

我从巴塞罗那出发,乘坐阿联酋航空的飞机经迪拜转机,抵达新加坡樟宜机场。在出发之前,我在某宝上面买了一张面值50新币的快捷支付卡,然后拿着付款发票去樟宜机场的兑换点领取。这张支付卡可以当交通卡,也可以在食阁、旅游景点消费,买门票也可以打95折,还是很方便的。

因为对新加坡本地交通不是很熟悉,行李又很多,我们最终决定搭乘出租车前往国立大学。樟宜机场有一个服务柜台专门帮助乘客打车,但是因为我用的是电动轮椅,专用的出租车必须得提前很长时间预订,所以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就约了一辆简易的商务型出租车,车上配有斜坡,轮椅可以从斜坡进入后座。

但是当我真正看到斜坡是什么样的时候,我就傻了。斜坡只是两条槽,轮子可以滚进去,但是对于电动轮椅这样重量级别的机动车来说,这样的槽显得常不安全。轮椅向上冲的过程中稍微偏移一点就有可能连人带车一起摔下去。

新加坡:这里有亚洲的效率与精明-Rare 'N Roll

图片来自网络,实际比这个要陡

果然,在我尝试第一次上车的时候差一点就翻下去了,还好司机在后面一直推着我的车,但是我和车加在一起有300多斤的重量,如果真的掉下去他也扶不住我。第二次尝试的时候,我一鼓作气加快马力才勉强开进去,但此时我的心里阴影面积无限大。一路上我都在担心等一下下车的时候怎样才能hold 住。

新加坡不愧花园城市的美誉,一路上绿树成荫花团紧蹙,高楼鳞次栉比地排列着,街道干净整洁,给人一种清明透亮的感觉。当然这样的清明透亮仅限于坐在空调打开的出租车里,到了车外,排山倒海的闷热气息袭来,在衣服下面捂出了汗,你才会真正意识到这里是热带的新加坡。

新加坡:这里有亚洲的效率与精明-Rare 'N Roll新加坡:这里有亚洲的效率与精明-Rare 'N Roll

国立大学,图片来自互联网。我住在后面的两栋高楼里。国立大学的设计非常科学,教学楼是流线型的,各自独立又巧妙的连接在一起。因为新加坡经常下雨,所以下雨的时候可以在不同的教学楼里穿梭,也不会淋湿。

出租车司机载我到国立大学的宿舍门口,在反复调试了位置之后我终于安安稳稳地从车上下来。最后司机收了我60新加坡币的固定车费,并告诉我离开新加坡时要用车的话可以预约,但是预约来接的话就需要70新加坡币的车资。要知道,在弹丸之地的新加坡打车一般不会超过20新加坡币,从樟宜机场到国立大学的路程基本上就横跨了整个新加坡,但是普通出租车的车资也就在20到25左右。轮椅人士在新加坡打车无论路途多远都收固定车资,每次60-70新加坡币不等,相当于普通出租车的三倍。

评价一个学校得好坏除了学术能力以外,还要看学生服务。学生服务可以窥见一个学校的行政管理能力。

我们是星期天下午五、六点钟到的学校,因为正值暑假又是周末,学校里大多数工作人员都在放假。我一直担心到了宿舍找不到人,没有办法拿钥匙。不过一下车就遇见了几个拖着大箱子的同学,我知道他们肯定也是来参加夏季学期的,就跟着他们走了。虽然没有工作人员,但是宿舍楼下贴了一张条子,让我们到了以后打上面的电话。同伴打好电话以后不久,一个伊朗男孩过来了,他拿出了花名册帮我们check-in,然后领我去了9楼。

我预定了一个六个人的套间,除此以外还有十个人走廊房间和单人套间。单人套间拥有独立的洗手间和厨房,六人套间则是六个人公用两个洗手间,十人走廊房间就是在走廊上的10个房间,空间独立但是一层楼的人需要共用洗手间。通过申请,新加坡国立大学可以给残障学生安排无障碍的宿舍,但是并没有其他优惠。比如说,在美国或者欧洲的大学里如果残障学生的照护者需要一间宿舍,学校可以免费提供,但是在新加坡,照护者还是得自己付钱。

我觉得这样的收费不太合理,就去和国立大学的人讨价还价了一番,他们去请教了上级部门,最后决定给了我一个优惠价。我住的房间有两个洗手间,其中一个洗手间是无障碍的,空间很大设施齐备,只是因为是公用的所以显得有点脏。虽然新加坡天气炎热,但宿舍里并没有中央空调,只有电风扇和挂式空调。

新加坡:这里有亚洲的效率与精明-Rare 'N Roll新加坡:这里有亚洲的效率与精明-Rare 'N Roll
图片是香港理工大学的学生宿舍里的无障碍洗手间,国立大学和这个差不多。只是淋浴间和马桶相互分离,各自独立。

虽然说设施不错,但是我们那套房子的洗手间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一直在漏水,我们进去的时候就已经呈现出水漫金山的趋势了。于是陪我们看房子的伊朗学生又立刻去通知宿舍的管理人员,看能不能找到人过来修一下,与此同时他又去找了保洁人员来给我打扫。他让我先去参加开学典礼和晚上的活动,如果我回来的时候问题还不能解决,学校就给我安排一个单人套间。于是,我就先去了注册处拿了学习资料和奖学金通知,参加了开学典礼又在楼下的大厅的欢迎晚宴吃了晚饭,和大家聊了会儿天。

大概三个小时以后,我们回到宿舍,心想着短短3个小时他们肯定解决不了问题。不过,以法国人的效率为指标衡量新加坡人的实力只能证明我的浅薄。一回到宿舍,我就看到了一位白人哥哥在热火朝天的蹲在地上为我擦地板,从洗手间擦到卧室。为了不弄脏他的劳动成果,我就在门口静候。等白人哥哥起身,我才上前say hi。这位哥哥告诉我,他是加拿大人,在国立大学攻读PhD,因为周末找不到人来修水管、打扫卫生,他就被借调过来;水管只是暂时修好了,但可能还是会漏水,所以要等到明天专业人士来修理。他就先帮我把水清理干净,又用清洗剂刷了一下地板,今天晚上先凑活着用。

不一会儿,那位好像可以不用睡觉的伊朗学生又过来了一趟,把加拿大哥哥的话又解释了一遍。我连声道谢,心里想的是,加拿大哥哥除了要读博士,还要兼职当水暖工、清洁工,这是拿绳命跨界的节奏啊!莫名为这位多才多艺的博士感到心疼……

如果这件事情发生在法国,我可能会被安排住其他地方,然后要等人来修水管。一般情况下要等两三天,等一个礼拜也是有可能的。在效率奇高的新加坡,他们只用了3个小时就帮我解决了问题。当然,余下来的时间,我就又在水里度过了一个晚上和一个早上……毕竟术业有专攻,博士哥哥还是不擅长干这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