盲人是如何周游世界的?-Rare 'N Roll

我站在罗马梵蒂冈的西斯廷教堂里,用一条围巾为我的旅伴比划上帝巨大的臀部。

“我觉得上帝一定会原谅我们的。” 我一边用这条特制的卷尺比划着屁股两瓣之间的距离,一边对Sarah说道。

然后,我们开始在肃静的人潮中傻笑。

周围的人都在盯着米开朗基罗那幅著名的天顶画。 时不时响起的 “噢”声 提醒我们,其他人也发现了全能的上帝那富有争议性的屁屁(米开朗基罗画的是他分离日与夜后转身的样子)。

但是Sarah是个盲人,因此当我们参观这个世上最著名的湿壁画时,我就用这种方式帮她讲解壁画的规模。

盲人是如何周游世界的?-Rare 'N Roll

为一个失明者讲述西斯廷教堂的复杂程度,你需要一些道具

小星星评语:我夏天去西斯廷教堂的时候真的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, 我真的一点都不享受,闻着一厅子的汗臭味、狐臭味,还有滚滚热浪,我只想赶紧走,哪还有心情看上帝的屁屁

罗马是一座充满标志性画面的城市。 多数视力正常的人知道罗马斗兽场、圣彼得大教堂和许愿池长什么样。 但是在这个假期里,这些失明或者部分失明的旅客与视力正常的人结伴而行,后者的职责是当他们的眼睛。

当然,你 “看到” 的和最后聊到的东西通常取决于你旅伴的兴趣所在——配对的人每天都不一样。

因此,当在美国移民局工作的Elisa跟我一起玩的时候,我在西班牙阶梯附近发现了一家宝格丽的店,结果我们欣赏了半天——我描述了半天——珠宝首饰。 当我跟在西约克警局工作的Kaukub一起的时候,我们的注意力就转向了建筑。跟还是学生的Alice一起的时候,虽然她对景点也很感兴趣,但她要求我也留心一下周围的男人。

盲人是如何周游世界的?-Rare 'N Roll盲人是如何周游世界的?-Rare 'N Roll

在罗马斗兽场

小星星评语:罗马斗兽场出乎意料的无障碍!轮椅碾压毫无压力,我非常喜欢。

我们的旅游经理,来自专业地陪公司Traveleyes的Jack解释说,我的任务是做一个朋友和导游。 “你不是看护,” 他说, “虽然你确实需要体贴一些。”

行前信息描述时,我不需要表现得 “极其外向” ,但是我要能自如地应对 “善意的玩笑”。

通常来说,聊天我没有任何问题,但是要一边引路一边聊天还是很有难度的。

经常是我讲得正带劲的时候,就需要过马路、上下台阶或者过闸机。等我提醒完我的旅伴 (“这里有一个马路牙子。好的,现在抬脚。”) , 我已经处于懵逼状态,完全忘掉我接下来要说什么了。

我遇到的第一个叙述难题发生在许愿池。 Alice问我它是什么样的。我觉得我说得还不错: “肌肉发达的海神尼普顿、身后是海马、巴洛克式的外观 (修复之后特别白)、水跟游泳池的差不多蓝。”

盲人是如何周游世界的?-Rare 'N Roll盲人是如何周游世界的?-Rare 'N Roll

小星星评语:我15年来的时候许愿池在维修,但这依旧挡不住人们想迫切实现愿望的心情,隔着维修栅栏死命往里面投钱,也不管投没有投得进去。那架势依然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,许愿的竞争力强劲,不知道等许愿池有空处理你的愿望的时候是何年何月

在我们走开的时候,一个商店橱窗引起了我的注意,然后我嘲弄地哼了一声。 “你看到什么了?快告诉我!” Alice喊道。

我问她是不是让我说实话 (那还用说) ,我于是小声告诉她我刚刚看到了一包轧成丁丁形状的意面。

Alice招呼其他伙伴过来的时候,James这么评价了从不同角度看世界的乐趣。他虽然才26岁,但已经是Traveleyes的老主顾了。 ” 我们去意大利索伦托的时候, “他说,” 我跟一个十几岁的小孩一起度过了一天,他把每个考古遗迹都形容成墨西哥卷饼或者香蕉。 “

当然,每个人都玩得很开心。 虽然在整个旅途中这些视觉障碍的人 (通常称之为VI) 付钱要多,而视力正常的人付得钱要少得多,但他们都有所收获。

“这种度假方式让我能够独立活动,” 有视力障碍的Laurel说。 “不用依赖我的家人和朋友才能出游的感觉真好。”

视力正常的旅行者Stephen说话特别言简意赅 ,我正长篇大论地描述梵蒂冈瑞士近卫队花里胡哨的外套,他就看了一眼然后说 “小丑”?。

他补充道:” 我们从不赶时间。我们经常可以走特别通道,还可以配备很棒的向导。

小星星评语:欧洲的很多旅游景点残障人士和陪同人员都不需要买票,或者只需要半价。但关键是不用排队,你们看看花少第一季就知道,参观一个圣彼得大教堂要排三个小时,参观爱丽舍宫要排五六个小时。

我们本地的导游Manuela是一个充满创意的人。 她带了主要景点的3D模型,还标上了盲文,鼓励我们五个人手拉手围住万神庙的一根柱子来感受它的大小,我们漫步到旁边的古城奥斯提亚安堤卡废墟时,她拿出自己的iPhone播放车轮碾过鹅卵石的音效。

我也渐渐适应了自己的角色。 我不再担心我是否应该说 “看!” 或者 “你看到了吗?”, 因为VI也会这么说,而且我发现其实我很喜欢描绘我们所处的城市的场景。

盲人是如何周游世界的?-Rare 'N Roll

3D模型让盲人旅行者对斗兽场这样的景点有一个全面的了解

当James和我穿过街道走向古罗马广场时,我提到了华丽的路灯、奶黄色的房子和它漂亮的蓝色百叶窗。

“是海军蓝还是浅蓝色?” James调皮地问。 “遮那么安全干嘛?”

“安全?我没说过什么安全啊。”

“噢对不起,我想多了!” 他打趣道。 “我就是什么都理解特别透彻!”

他的说法让我想起Elisa在某次晚饭的时候说的话: “我告诉人们,我或许没有视觉,但是我还有其它的感觉——更不用说常识。”

这就是为什么当我们最后一天到达一个饭店时,我的VI朋友们建议我们选一个在无烟区、远离儿童又晒的到太阳的桌子——我欣然接受并坐下,没有说多余的话。

对这个世界,只需要感受就够了。